大股东自诉致股票冻结,还有谁能拯救ST椰岛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5-15 09:17

大股东自诉致股票冻结,还有谁能拯救ST椰岛

2018-05-15 08:30来源:蓝鲸财经并购重组/减持增持/股权

原标题:大股东自诉致股票冻结,还有谁能拯救ST椰岛

刚刚因为多名高管接连离职,引发上海证券交易所质询的海南椰岛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ST椰岛”600238.SH),5月14日晚间再度对外发布董事辞职的公告。

曾经的保健酒第一股近日可谓负面消息缠身,每况愈下。甚至出现第一大股东自诉,引发公司股票被轮候冻结的情况。业内人士认为,大股东出此下招,或是为了保全自身资产。

事实上,以董事长冯彪为首的东方系,一向以资本腾挪在市场上纵横,而此次入驻ST椰岛后,似乎有些“玩脱”。受多层原因影响,ST椰岛重组未能顺利推进,国有股权转让长期未决,业绩连年亏损被ST,董监高变动频繁,ST椰岛前景渺茫,甚至不排除走向卖壳的可能。

大股东自诉致股票冻结

业绩连续两年亏损,刚刚披星戴帽的ST椰岛又遭重击。5月10日,ST椰岛对外披露,第一大股东北京东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东方君盛),持有的公司股票被轮候冻结。

公开资料显示,东方君盛是海南椰岛的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20.84%。今年4月9日,东方君盛持有的海南椰岛9341.05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票(占公司总股本的20.84%)被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冻结;2018年5月9日,该部分股票又被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。

蹊跷的是,据此前ST椰岛披露的情况来看,大股东股票被冻结的原因是,持有东方君盛40%股权的实际控制人冯彪(ST椰岛董事长、总经理)起诉了自家公司。据公告披露,由于涉及到东方君盛及其股东冯彪之间的经济纠纷,冯彪向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,请求冻结该公司的银行账户存款人民币 4519.33万元,或查封、扣押、冻结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。在上述公告中,东方君盛对轮候冻结一事表示,目前尚未收到相关法院文书。

2017年6月,以冯彪为首的部分董监高及核心人员,提出了增持计划,拟在12个月内通过资管计划或定向资金信托增持公司5%-8%的股份。然而直到目前,该增持计划仍然未能兑现。

有业内人士分析称,计划配资增持无动静的主要原因,一是由于配资资金没有到位,二是原有交易结构在严监管下无法实施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去年11月,东方君盛将所持海南椰岛20.84%股权质押99.99%,用于补充企业流动资金。此举也加深了业内对于东方君盛资金实力的质疑。

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,海南椰岛目前业绩亏损,重组希望渺茫,一旦跌破平仓价,大股东很可能满盘皆输,因此不排除大股东自诉是以非正常的方式做资产保全,利用法律的优先级方式豁免被强行平仓,或者是为后续计划争取更多的时间。

东方系资本腾挪“玩脱”

资料显示,以冯彪为首的东方系是业内知名的“牛散”,擅长于资本腾挪,其一贯的套路是以低成本买入,逐步联合谋取上市公司控股权,改组董事会掌控公司,然后通过推动重组或者是低价定增等资本运作方式套现。

东方系从几年前便开始逐步加深对ST椰岛的掌控。2014年,东方系旗下的东方财智成为了第二大股东,此后连续增持ST椰岛股份,成为第一大股东,冯彪也随之成为了新任董事长。2015年,ST椰岛对外提出了定增计划,拟募资不超过8.2亿元,用于做大做强保健酒主业。随后定增议案进行了调整,资金总额改为了不超过9.2亿元。

同年3月,海南椰岛的原控股股东海口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国资公司)拟将其所持的海南椰岛共计7873.76万股股份全部转让海南建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海南建桐),并向海口市国资委递交了关于国资公司持股转让的申请。

然而,国资公司的股份转让一直拖而未决,直至现今仍然处于“走流程”的状态,或受此影响,由东方系推动的ST椰岛的定增计划也一直未有下文。

据第三方平台“启信宝”提供的资料显示,目前,冯彪共在9家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,集中在商务服务业,其中有3家企业存在风险警示;共投资12家企业,投资金额最大为24000万人民币,其中有7家企业存在风险;共任职19家企业,集中在商务服务业,其中有6家企业存在风险。不仅如此,冯彪的关系圈中,与其有共同关联企业的人员共计82人,他们对外投资或任职的公司,均存在不同数量的风险企业,最高可达21家。

沈萌指出,以上数据从侧面提供佐征,冯彪持有的并非优质资产,或是项目质量在大幅下滑。此前东方系成为ST椰岛第一大股东后,受到多层原因影响,未能成功重组或是未能按照预测节奏实现证券化变现,棋差一着,因此很难借助现有资源解套,其推动ST椰岛重组可能性也低于预期。“目前来看,大股东手里的牌已经不多了。”

蓝鲸产经记者致电ST椰岛询问增持计划进展,对方仅答复称,一切消息以公告为准。

管理层震动,前景渺茫

ST椰岛曾经是保健酒第一股,5次获得中国保健酒品牌价值第一,然而由于主营业务分散,股权转让久悬未决,拖累其业绩连年下滑,2012-2014年,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2.59、3.11、4.92亿元。2015年还卷入了“伟哥门”事件,受此影响公司净利润一路走低,2014-2016年净利润分别为4188.82万元、1311.85万元、-3525.01万元,直到2017年净利润亏损1.06亿元,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,披星戴帽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与此同时,ST椰岛高管层近日也呈现出动荡,从5月4日至今,ST椰岛的总经理雷立、财务总监伍绍远、副总经理罗雯、董事刘德杰、职工监事许若威相继离职。在最近一年内,董事饶哲、监事曲亚文、董事会秘书王一博也先后离职。

由于董监高更换频繁,引发上交所关注并下发问询函。对此ST椰岛答复称,近一年来董监高人事变化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未造成重大影响。

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,海南椰岛的顶层设计和股东内部存在矛盾,内部控制权争夺不断,由此引发连锁反应,致使业绩持续下滑。长期来看,企业前景并不乐观。

沈萌也指出,目前看来,大股东很难扭转不利局面,ST椰岛卖壳可能性较大,也不排除当地国资委,为保留上市公司资源,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,但是由于此次东方系的入驻并未给ST椰岛带来实质性改善,未来其再次引入资本玩家的可能性将被降低。(蓝鲸产经 朱欣悦zhuxinyue@lanjinger.com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